奶奶住院想吃水果孙女钱不够大哭老板免费赠送菠萝却害死老人

2018-02-13 22:56

  我沉默了一下,又问道:“你爸妈呢,怎么不向他们要?”“爸爸死了,妈……她走了。我舍不得奶奶,没有跟妈走,可,可我听大夫说……奶奶,她快要死了……我,我好怕呀……”说到这里,小姑娘“哇!”的一下哭出声来……

  我回头一看,见是一位不满十岁的小姑娘,手里掂着一个编制袋,两只大眼正死死地盯住车上的黄菠萝。甭问,准又是个谗嘴猫。于是我便故意挑逗说:“小姑娘,这菠萝可好吃了,酸酸的,甜甜的,又开胃又解渴……怎么样,买一个?”

  从第二天起,每当我又拉着菠萝到赵村时,都特意给小红姑娘挑上一兜留着,谁知一连几日都未见到她的身影。这天傍晚,我实在按捺不住,于是便提着那一兜菠萝径直来到了医院。

  小姑娘愣了一下,泪水在眼睛内打了个旋,随即接过塑料袋扭头就跑,可刚跑过几步。突然又回转身来,将袋里的两个菠萝重新放进我车里。然后又把手里的那把零钱递给我说:“叔叔,您是个,等我长大会挣钱了,一定还您……”说完,对我深深地鞠了一躬,转身朝医院跑去……

  听到我的叫卖声,候车的,看病号的人们“呼啦”一下就围了上来,不大会儿,一车菠萝就所剩无几了。我满意地数了下钞票,正想再卖掉几个后,把挑剩下的菠萝带回家让老婆孩子“尝尝鲜”时,忽然从身后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:“叔叔,您这菠萝好吃吗?”

  小姑娘贪谗地舔了舔嘴唇,想了好大一会儿,才从衣袋里抓出一把零钱,依依不舍地递给了我。我一瞅便不耐烦地挥挥手说道:“你这孩子开什么玩笑,这点钱够干什么的!”

  “我这菠萝不零卖!”看着小姑娘那失望的样子,我又她说:“快去找你大人要钱吧,不然的话,我可要走了。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推车佯装要走。这一招儿果然奏效,那小姑娘上前一把拦住了车,将手中的编制袋往我手中一递,恳求道:“叔叔,我再把这袋里的东西都给你,换一个菠萝行吗?小的……不!烂的也行啊!”

  “什么,吃菠萝怎么能吃?别开玩笑了!”我大声惊叫起来:“这是不可能的事嘛!”

  我打开编制袋,见是几个酒瓶易拉罐之类的破烂,不禁愣了一下,不解的问:“你一个拾破烂的,怎么想起吃菠萝来了?”

  听到这里,我也只觉得鼻子一阵发酸,急忙在车上挑了三只大个的菠萝,用塑料袋装好递给她说:“孩子,快,快给奶奶送去!”

  这几年,最时髦的字眼恐怕就是“”二字了,万万没想到;做了几年机关办公室主任的我,竟也成了千百万失业大军中的一员。

  为遇到熟人时的尴尬,我将零售点设在城郊结合部的赵村,这里东靠107国道,西临镇医院,的确是个做生意的好地方,几个月下来,虽说辛苦一些,腰包倒也充实不少,这使我从失落感中得到了许多欣慰。

  打那之后,我再也没见到过这位叫小红的孩子,但每当我遇到买菠萝的顾客时,总要一句“这菠萝可一定要先在盐水里泡泡呀!”于是,我又不厌其烦地讲起了这段故事…… 作者申之珉

  这天,我从水果批发市场蹬来了一车刚从南方运来的黄菠萝,个个滚瓜溜圆金灿灿的煞是好看,一到零售点,我就扯起嗓子吆喝起来:“瞧一瞧看一看啦,又酸又甜的海南大菠萝,物美价廉好吃不贵呀,您来晚了可就买不上喽……”

  在传达室值班的是位爱饶舌的老大爷,一提起那小姑娘便喋喋不休地讲了起来:“噢,你是说小红吧,那可是个苦命的孩子,爹死娘改嫁,奶奶还有病,为了给奶奶增加营养,她每天放学都去捡破烂,难呀。”

  “不,不是我吃,是给我奶奶吃。”小姑娘说到这,眼泪不觉簌簌地掉了下来:“她老人家病了,已经整整三天没吃东西了,今天早上她对我说;‘小红,我想吃点酸酸的,甜甜的东西,哪怕是颗山里红也行。’可这季节哪有卖山里红的呀!我听您喊这菠萝就是酸酸的甜甜的,就想给奶奶买一个,可家里就,就剩下这点钱了……”

  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五尺男子汉总得为老婆孩子的生计承担点责任,于是,我只好丢下那副可怜的“”,蹬上三轮车,做起了零售水果的生意。

  “开头我也不信,可听大夫说:这菠萝吃以前必须要先在盐水里浸泡一段时间,否则,什么‘酶’就不分解,身体虚弱的人吃了就会头晕恶心休克什么的。你想:这医学常识连咱大人都不懂,她农村孩子咋会晓得?这不,当天夜里就死了……”